【校內主頁】 【郵箱登陸】 【智慧校園】
公共搜索

【優秀教師風采】教學、科研兩不誤——記2019年廣西教學名師、法學院袁翔珠教授


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10日 10时43分
打印    收藏

【前言】在奮力建設電子信息特色鮮明的國內高水平大學的征程中,學校湧現出了一大批優秀教師,他們懷著教書育人的初心,在教學、科研、管理、服務等平凡的工作崗位上取得了一系列成績。今天,是第35個教師節,學校黨委宣傳部特別推出“優秀教師風采”專題,報道部分優秀教師先進事迹,慶祝新中國成立70華誕,弘揚新時代尊師風尚。

袁翔珠,女,教授,碩士生導師,廣西壯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立法專家顧問。投身法學教育工作26年,長期致力于少數民族習慣法的研究,多次帶領學生深入到廣西民族地區大山深入開展實踐調研、普法宣傳活動,其主持的“西部民族地區法學教育地方特色課程開發建設研究與實踐”等課題分別獲廣西區級教學成果獎一等獎、二等獎,專著《廣西少數民族互助習慣及其在構建農村社會保障機制中的運用》獲得廣西社科優秀成果二等獎、全國民族研究優秀成果三等獎,並創立了《少數民族習慣法》、《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》等特色課程,爲西部民族地區法學教育開辟特色化發展道路。


“我最崇拜古代的哲學家王陽明,他人格非常高尚,創立了一門哲學,所謂立德、立言、立功三件事他都做到了。”

“我還崇拜德國的法學家薩維尼,他21歲就拿到了法學博士學位,而且創辦了曆史法學派,我非常欣賞他從生活中、從曆史中研究法律的方式,他的學術功底特別紮實。這深深影響了我。”

在袁翔珠的辦公室,記者跟她聊起最崇拜的人,她的話匣子一下子就打開了。或許受到兩位學者的影響,她在法學領域默默深耕多年,立足廣西,長期致力于少數民族習慣法的研究,真正做到了教學、科研兩不誤。

我有一個教師夢

在中學時期,袁翔珠就對法律産生了濃厚的興趣。她告訴記者,從學校到家的路旁就是市人民法院,法院門前的布告欄都會貼一些具有警示意義、教育意義的案例。她每天放學都會很認真地看布告欄上面的內容。“這些案例特別吸引我,我非常想當一名法官,審理案件,懲罰犯罪,把社會上不公的現象都消除。”但袁翔珠在讀書過程中慢慢發現,當法官是不能改變社會的根本法治觀念的,要改變人們的法治觀念,必須從教育抓起,從學生入學就開始培養他們作爲公民的法律意識,這樣才能徹底改變社會的法治現狀。因此,在她本科畢業時,即使身邊大部分同學選擇留京從事律師、公務員的工作,她也不爲所動。“留京是那時候最好的選擇,我們隨便找個單位就能留下來,但是當時剛好咱們桂電到中國政法大學招人,我一聽是桂林,又是當一名大學老師,就毫不猶豫地報名了,因爲我是甘肅人,看慣了大漠孤煙直,小時候學一篇《桂林山水》的課文,就對桂林山水充滿了向往。我最大的夢想就是在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,教我喜歡的專業。現在看來是實現了。”袁翔珠陷入了回憶,她頓了頓,又繼續說道:“其實,我曾經迷茫猶豫過,因爲在當時老師的收入並不高,但後來有一次我過生日的時候,手機上滿滿都是學生的祝福短信,就覺得自己的選擇是完全正確的,我覺得特別值得。”

追求雙向享受的快樂課堂

面對枯燥的法律條文,學生只能被動接受嗎?答案當然是否定的,袁翔珠自有她的妙招。在她看來,沒有枯燥的課堂,只有枯燥的講法。她的課堂,學生參與度非常高,師生互動良好。問及秘訣時,她說,法學理論本身特別抽象,只講法律條文,學生是沒有聽下去的欲望的,要從案例和問題入手。我們法律老師要做的就是如何把高高在上的法律條文回歸到地面來,讓它更接地氣,便于學生接觸理解。

她特別分享了她在2005年學校接受全國本科教學水平評估時上的一次生動課堂,“當時,我講的是《民法》裏的肖像權,一上課就先運用了香港影星劉嘉玲頭像被品牌商店侵權的案例,因爲大家都比較關注電影明星,所以立馬就産生了興趣,接下來我就針對案例抛出問題,要求同學們思考或討論相關問題,大家討論得特別激烈,等時機差不多的時候我才引入概念並作總結。”當時評估專家聽完課後對她的評價非常高,稱贊這是一次很好的案例教學課。

平時,袁翔珠在課堂上非常幽默,她經常會在PPT上用緊跟網絡潮流或貼近生活的例子吸引學生的興趣,“我的例子都特別前沿,是我平時在百度貼吧、論壇、電視劇上看到的,同學們在課上基本不用看手機。”袁翔珠頗爲自豪地說。她的課堂,學生的思路往往放得開,很多時候,袁翔珠都會故意放幾個“爆炸性”的話題,引導學生參與討論。到了該做筆記的時候,她還會提高聲調地對同學們說:“注意哦,前方高能。”生動的課堂還吸引了其他學院的學生過來聽課,有人告訴袁翔珠,她的課程經常是實到人數大于應到人數的,甚至有些已經聽完她的課的同學,下學期還繼續來聽課。有一次,有個往屆的學生因爲有事不能來上課,還特意發短信告訴她,這讓她備受感動。

袁翔珠的課堂能讓學生喜歡,這跟她平日裏的積累有關。“我不上課的時候就是看書,一旦遇到一個知識點,我腦海中就會馬上浮想跟它相關的案例,再把他們融合起來運用到教學上。”她坦言道,“有很多以前畢業的學生回來告訴我,這麽多年過去了,我講的一些案例他們現在還記得,我就覺得特別欣慰,起碼我在他們腦海裏留下了一些痕迹。”

正所謂“台上一句話,台下十年功。”袁翔珠表示,講台就是她的舞台,當講到精彩的地方時,看到學生眼睛裏閃亮的光,便感覺自己進入了另外的境界,特別享受。

教學和科研,兩條腿走路

“平時教學這麽忙,是否還有時間進行科研?”當記者問及袁翔珠如何看待教學和科研的關系時,她表示,教學和科研沒有矛盾的地方,它們反而是相互促進的。袁翔珠的教學和科研方向完全是一致的,所以二者就像滾雪球越滾越大,互相促進融合,可以說是生動诠釋了兩條腿走路,兩條腿都有力的道理。

袁翔珠從小在甘肅長大,周圍都是少數民族,所以她對少數民族非常感興趣,來到廣西後,發現廣西有很多少數民族,她心中便確立了自己的研究方向,立足本地,研究少數民族習慣法。從此以後,她就一直朝著這個方向努力,慢慢就變成了這個方面的專家。

從教以來,基于課題研究的需要,她帶著學生踏遍了廣西的崇山峻嶺,走訪了大大小小的村寨,對每一處民族特色村寨、民俗風情都了如指掌。也正是在調研的過程中,袁翔珠找到了送法下鄉的契機,她發現生活在大山裏的群衆特別渴望法律,有一次在雁山區草坪回族鄉的潛經村,一個20多歲的年輕小夥子對她說,每一個村子裏都應該配備一個法律顧問,我們農民太缺法律了。這話對她感觸很深,她當時就想:“我們本來就是學法律的人,爲什麽不能爲他們做點什麽呢?所以當時我就申報了‘送法下鄉’的項目,招募學生志願者到農村開設義務法律診所。”期間,袁翔珠經常帶著學生主動上門爲農民提供義務咨詢,耐心宣傳法律知識,指導農民如何解決法律糾紛。

“對了,說起診所,還鬧過笑話呢,許多農民跑過來伸出胳膊叫我給他們看病,我說我們不是醫生,我們是法律診所,負責給你們提供法律援助和咨詢的。”袁翔珠笑著說。

學生跟著袁翔珠下鄉調研,服務基層,收獲成長很快,她先後共指導過4項國家大學生創新性實驗項目,均獲得“優秀”結題。其中兩項還入選了全國大學生創新論壇。而其主持的“西部民族地區法學教育地方特色課程開發建設研究與實踐”等課題分別獲廣西區級教學成果獎一等獎、二等獎,專著《廣西少數民族互助習慣及其在構建農村社會保障機制中的運用》獲得廣西社科優秀成果二等獎、全國民族研究優秀成果三等獎,並創立了《少數民族習慣法》《非物質文化遺産保護》等特色課程,爲西部民族地區法學教育開辟了特色化發展道路。

1993年,袁翔珠來到桂電教書,一站上講台就是二十六年。直到今天,她對法學的鍾愛一如從前,甚至比往日更加深厚濃烈。這不,接下來她又要馬不停蹄地忙著翻譯三本外國關于習慣法的名著了。

(宣传部:冼欣宜/文 农必东/图)


上一條:【優秀教師風采】平凡之中見真我風采——記2019年廣西教學名師、學校教學實踐部魏德強教授
下一條:【优秀教师风采】教研相长 潜心育人——记2019年自治区优秀教师、计算机与信息安全学院陶晓玲教授

【打印新聞】 【關閉】